黄仁伟:“一带一路”进入共建阶段,工笔画十个微观点

发布时间:2019-06-10作者: 黄仁伟 

“一带一路”的已有多边机制,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上海合作组织等。“一带一路”项目的多边化,应当增加第三方合作,包括与欧洲、欧盟、俄罗斯、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合作,参与方越多,项目就越安全。多边化包括建立次区域多边机制,例如,湄公河流域治理,该地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来源,现在已经得到有效治理,不仅航路通畅,经济也得到了发展。 

作者黄仁伟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5日文汇网。


【导读】世界正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去年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召开后,“一带一路”建设有何新特点新要求?为实现从“大写意”到“工笔画”,该如何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前天(6月3日),由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市改革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联合举办的第四届“读懂世界”上海论坛上,周明伟、杨洁勉、黄仁伟、姜锋、李安方等学者的主旨演讲以中国立场观察世界,用全球视野把握时代。今分享黄仁伟的主旨演讲整理。



2019年4月26日,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提及“共建‘一带一路’”超过十次。这标志着,“一带一路”从倡议进入建设阶段,由“大写意”转入“工笔画”。“共建”这两个字包含了两层深意,一是“建”,建设(construction),相比“倡议”而言更加务实。二是“共”,让尽可能多的国家、主体参与其中,代表“一带一路”进入了多方参与的建设阶段。比起“倡议”这一理念,“共建”的内容更为具体,要求我们聚焦于微观研究领域。


正确认识“一带一路”:在全球范围内发挥积极作用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习主席前半段讲“一带一路”,后半段讲“新开放战略”,其中“五个更加”就是新开放战略的五个支柱, 即更广领域扩大外资市场准入、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更大规模增加商品和服务进口、更加有效实施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更加重视对外开放政策贯彻落实。这“五个更加”非常有意义,一方面指的是“一带一路”和新开放战略结合,另一方面也未雨绸缪地为中方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提供新支撑。过去,我们的开放战略是输出商品、引进外资,呈现商品走出去、资金走进来这两大特点。如今是要进出口平衡、资金往来平衡,不仅要引入外资,中资也要出去。所以,新开放战略的内容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内容。


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铺开并为全世界接受,各大项目相继落地实施。中美经贸摩擦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六年后出现,“一带一路”可以说未雨绸缪地为中美经贸摩擦开辟了第二战场。对美国市场、资本、技术的依赖度的降低,需要增加向第二战场的战略转移,以产生新的平衡。在这样的条件下思考“一带一路”在全球化、在市场中的地位,才有更高瞻远瞩的认识。事实上,“一带一路”的投入,为的是在全球范围内发挥积极作用,这种潜在的战略价值无法用金钱衡量。


“一带一路”的未来前行之路:“高质量”发展是关键


“一带一路”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高质量”包含诸多含义,首先是高质量的项目,包括基础设施工程、各种建筑工程和园区建设的高质量,以及产业链和回报率的高质量。由于现在从事“一带一路”的研究工作,我参观了几个园区,可以说,我们的园区建设在“一带一路”沿线非常成功,比如中巴合作建设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自由区一期已经可以容纳一百多个企业。但后面还有四五百个企业等待,沙特政府看到商机,拟斥巨资投资。所以,中国人的先期投入很有必要。


目前,高质量的产业链也逐渐形成。中国的海尔集团在海外建立了多个海尔工业园和制造工厂,在当地组装零部件,不仅增加了当地的财政税收和就业岗位,也降低了海尔的出口成本,是一个双赢的模式。例如巴基斯坦海尔工业园聚集了2万多名巴基斯坦工人,推动了巴基斯坦国家的综合发展。


其次是高质量的融资。“一带一路”不可以依靠对外援助,主要的资金应当依靠市场,而市场资金中需要更多的国际资金。所以应从中国主权基金走向国资与民资的结合,中资与外资的结合,比如IMF资金等,以及国际金融机构的参与,形成高质量的融资,确保项目安全。


再者是高质量的规则。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各国法律都不相同,因此,“一带一路”的规则成为西方诟病中国最重要的方面。具体来说,一方面是要增加透明度,公开招标;另一方面要融合多种规则来源,既有中国的规则,也有本地规则,还要借鉴国际规则,这才能形成最有效的规则。


“一带一路”要增加软资源


硬资源是基础设施,如产业、园区等看得见的设施;而软资源则是文化、教育、卫生、旅游、环保等项目。目前,中国大约投资两千个硬项目,约两千亿美元,平均一个项目一亿美元。例如,中国在巴基斯坦投资了200多亿美元,约22个项目,平均一个项目8亿至10亿。但软项目投资500万美元就已非常巨大。软项目的特点是布点广泛、受益人群多、收益较广。因此,软硬项目结合是“一带一路”的重大挑战,如何做好软项目的配套工作是关键。


民心相通是软项目的一类。中国需要在社会、民族、宗教方面对当地国家进行深度了解。政策协调也是软项目中的一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与东道国发展战略结合;二是对于一些政党轮替的国家,除了与执政党保持良好的关系外,也要与在野党建立联系,确保项目的连续性;三是要注意与非政府组织(NGO)的关系。


“一带一路”要与地区治理相结合


一是环境治理。凡是开展“一带一路”项目的地方大都会破坏生态环境,但工程竣工5年后,生态环境就会重新恢复。比如,青藏公路开始施工时因环境遭破坏,造成藏羚羊大批逃离,而现在,藏羚羊又都回来了。因此,环境治理其实是一个过程,要科学看待。


二是公共卫生。“一带一路”从现在开始就应设计公共卫生的防御机制,预防疾病的产生与传播。


三是反恐问题。宗教极端主义组织(ISIS)的威胁仍在扩散,必须建立起“一带一路”的国际保安公司。


四是毒品、犯罪、难民、非法移民等问题的治理。这些问题处理不易,需要与当地政府结合,进行小范围的治理。各个区域治理整合起来就是一个地区治理,就是全球治理的一块试验田。


“一带一路”的未来布局:多边参与+区域治理为主


“一带一路”项目要多边化


“一带一路”的已有多边机制,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上海合作组织等。“一带一路”项目的多边化,应当增加第三方合作,包括与欧洲、欧盟、俄罗斯、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合作,参与方越多,项目就越安全。多边化包括建立次区域多边机制,例如,湄公河流域治理,该地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来源,现在已经得到有效治理,不仅航路通畅,经济也得到了发展。


多边机制还包括小区域机制,例如,中东欧的“16+1”(指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黑、马其顿、黑山、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中国),现在是“17+1”(增加了希腊),这也是一个小区域组织,目前还没有常设机构,但部长级会议、秘书处等机构未来都将建立。


“一带一路”要实现板块联通


板块联通是一个新概念,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从地域布局来看,目前,“一带一路”不是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的全通,主要还是板块建设,在板块内实现联通,而非全球性联通。十大板块包括东南亚、南亚、中亚-俄罗斯、东北亚、中东、中东欧、西欧、非洲、拉美、大洋洲,若这十个板块相连,“一带一路”可以说是真正完成了。


将“数字丝绸之路”与5G结合


过去,我们一直将“一带一路”看作基础设施建设,现在突然发现还少了一块巨大的内容,那就是“数字丝绸之路”,即将数字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相结合。我们可以开展“一带一路”的5G建设,将大数据、人工智能(AI)、5G全部联系起来,增强“一带一路”网络化、数字化与全球资源配置。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已有大量“一带一路”的成功案例,智库应该走出去调研成功案例。“一带一路”宏观战略需要微观支撑,企业、规则、人才、文化就是其中的四个微观要素,尤其在“一带一路”步入共建阶段,这些需求将更为紧迫。(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