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何伟文:美国疫情暴发,衰退临头,中美贸易战会迎来转机吗?美国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何伟文

何伟文:美国疫情暴发,衰退临头,中美贸易战会迎来转机吗?

发布时间:2020-03-20作者: 何伟文 

2020年初,中美刚刚签署第一阶段协议,贸易战暂停时,一场未曾预料的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新冠疫情猛烈冲击中国。正当中国政府和人民在短短不到两个月之内奇迹般地迅速控制了新冠疫情,经济逐渐恢复时,新冠疫情却在全球爆发。美国正迅速成为大规模爆发区。受此冲击,华尔街股市连续暴跌,三次触发熔断。特朗普承认,美国可能走向衰退。这些,会否给中美贸易战带来转机呢? 


作者何伟文系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3月19日中国网。



2020年初,中美刚刚签署第一阶段协议,贸易战暂停时,一场未曾预料的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新冠疫情猛烈冲击中国。正当中国政府和人民在短短不到两个月之内奇迹般地迅速控制了新冠疫情,经济逐渐恢复时,新冠疫情却在全球爆发。美国正迅速成为大规模爆发区。受此冲击,华尔街股市连续暴跌,三次触发熔断。特朗普承认,美国可能走向衰退。这些,会否给中美贸易战带来转机呢?


美国疫情和经济形势极为严峻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发之初,特朗普政府为了大选需要,竭力掩盖、淡化。且美国防疫体系严重滞后,错过了中国抗疫提供的关键窗口期。截至3月17日,美国累计确诊6420例。美国疾控中心对最坏情况的估计是全美1.6亿人感染。特朗普称今后45天很关键。美联储接连紧急降息,直至降至零利率,并释放7000亿美元流动性。华尔街股市连续两周雪崩,累计比高点跌幅近30%。特朗普于13日宣布全国紧急状态,16日再次宣布出台包括5000亿美元财政支持的多项措施。


由于美国错过了遏制疫情的窗口期,且管理体制和公共卫生体制的特点,遏制疫情需要的时间将比中国长。对经济的冲击也将更大。


美联储两次大降息是非常不合适的。在“敌人”(疫情)还会源源到来前就一口气拼光了家当。只能给市场和民众仓皇失措的感觉,造成更大恐慌。而且它主要目的是托市,继续维持泡沫,对实体经济没有什么作用。美联储这两次少有的、为迎合政客而不是自身职责做出的无益决定也将载入史册。


股市的崩跌捅破了这些年特朗普政府精心营造的金融泡沫,可能连带冲击公司债市,带来大量公司债务链断裂。如最坏情况发生,美国很可能进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又一场重大衰退。高盛估计二季度美国GDP可能负增长5.0%。姆努钦警告,美国失业率可能上升到20%。


中美关系有所恶化


在分析估计这一形势会否给中美贸易战带来转机之前,先看看中国爆发疫情期间美国干了些什么。


(一)中国抗疫,美国冷漠污化


美国政府在中国遭遇这场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的表现相当恶劣。


中国疫情刚爆发,世界许多国家政府、团体和国际组织纷纷表示同情,伸出援助之手时,美国政府第一个宣布与对华旅行限制,撤出美国在汉人员。国务卿蓬佩奥至始至终将此病毒定称为“武汉病毒”。商务部长罗斯幸灾乐祸地说可以有助于美国企业迁回美国。当《华尔街日报》以“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标题发表文章公开侮辱中国人,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愤慨和《华尔街日报》内部许多员工纷纷反对时,蓬佩奥却出来为这种卑劣言论站台。中国政府果然吊销了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美国国务院却扬言进行报复。并立刻把中国五家媒体驻美工作人员人数压缩60名,实际上等于驱逐。美参议员汤姆.科顿2月初竟凭空污蔑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要求中国向世界道歉。中国采取封城和隔离措施并迅速见效后,美众议长佩洛西攻击是“侵犯个人自由”。直到最近,美国自己防控极不得力,引起民众恐慌和激愤时,蓬佩奥又公然无视事实,甩锅中国,说是因为中国防疫信息不透明,耽误美国应对时间。直到3月17日,特朗普在推特中还称“中国病毒“。


2001年美国遭受9.11袭击时,中国政府立即向美国政府和人民表示深切的同情和支持,并提供了援助。中国在困难时,美国却是这副嘴脸。患难见真情。这次抗疫,使中国人民对美国少数政客和媒体的反感迅速上升,进一步看出美国不是朋友,不值得信任。


(二)对我高科技密集封锁打压


美国政府不仅对遭受疫情的中国表现冷漠和污化,更重要的是,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美国在第一阶段协议签署后,立刻升级对我高科技封锁打压。


2月20日白宫一次跨部门会议上提出了阻止通用电气LEAP-1C涡轮发动机供应中国C919商用飞机,以防“逆向仿造”。虽然特朗普否决了这一点,但随时可能变回来。且GE向C919提供的航空电子系统许可证也有到期能否延长的问题。


特朗普政府对华为5G的打压再度升温。2月28日,参院通过《美国安全和可信网络通信法案》,禁止用联邦资金从具有国家安全的公司购买通信网络设备,并补贴10亿美元,将现有美国农村已安装的华为通信设备予以拆除。


美国不甘英法德一再拒绝封杀华为的立场,不断对欧洲盟友软硬兼施。助使2月28日英国20名议员提出议案,将华为完全排除在英国5G网络通信设施建设之外,遭到下院投票否决。


据共同社2月24日报道,加入瓦森纳协议的42个国家刚刚扩大了管制对象,新追加了可转为军用的半导体基板制造技术及被用于网络攻击的军用软件等。我国硅晶圆片进口或引进外资将遇到新的困难。


美国强力阻止荷兰ASML光刻机对华出口,虽然并未成功。该机最终已运抵中国。


据环球时报援引美媒报道,在美国的强力干预下,乌克兰反垄断委员会官员透露,将在3月份宣布禁止北京天骄航空公司收购乌克兰马达西奇航空发动机公司。


3月4日,经过美国不断施加压力(“只要不是中国人都行“),3月4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了下一届总干事提名,新加坡人邓鸿森击败具有在该组织30年经验的现任副总干事中国人王彬颖当选。


3月6日,特朗普签署总统令,阻止北京中长基收购美国从事旅游管理的云系统信息科技公司。


上述行动,主要集中在半导体、新一代信息通信、航空技术等关键重大前沿性、关乎美国在世界上霸权地位的领域。在手段上,则更加赤裸裸。或是自己直接封杀,或是对盟友强压,没有任何讨论。一定要对中国封锁、阻断。


(三) 华盛顿对中国的敌视在增强


特朗普政府对我高科技打压虽然业已数年,但疫情发生以来敌对性有增强之势。这与政治上对我疯狂攻击和破坏密切相关。美国大力支持香港极端乱港分子,国会接连一边倒地通过涉疆法案和台北法案(特朗普已签署成为法律)。国务院将我五家媒体驻美机构定位为政府机构并驱赶其60名职员,并在慕安会等国际场合不停地对我进行恶毒攻击,其仇视心理暴露得非常清楚。


事实证明,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并没有缓和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政客们的反华立场,也没有缓和对我的打压。相反,他们腾出手来,进一步升级对我在政治、主权和科技上的打压。


2020年中美经贸摩擦会否缓和?


由上看出,2020年中美经贸摩擦趋势不是缓和,而是以另一种形式继续。


(一) 美国单方关税暂停,科技和投资打压强化


美方单边关税不断升级在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暂停。疫情蔓延和冲击经济又使执行拖长。但美方科技投资打压并未停止,相反加强。中美疫情先后爆发后,美国鼓吹重构价值链,和中国局部脱钩的言论又有抬头。


(二) 特朗普可能向病毒让步,但不会向中国让步


近日白宫和商界密集讨论要不要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美国众多商贸团体强烈呼吁华盛顿取消对华加征的关税,以减轻消费者和下游生产商成本,这是政府应对疫情提供财政救助最好的方式。但莱特希泽、纳瓦罗及一些对华强硬派强烈反对,认为那将使中国进一步坐大。可见,美国对华单边关税的目的压制中国,为此可以置美国民众和企业利益于不顾。


美国口罩及其他一些抗疫医护用品缺口很大,因此将从中国进口的关税排除。美国消费者品牌协会最近提交的16000种必需产品清单中,有9000种必须从中国采购材料。随着疫情进一步蔓延,经济衰退如若到来,美国将没有办法,被迫降低从中国部分进口产品的关税。这个概率相当大。


但这丝毫不意味着美方放弃与中国打贸易战,或中美贸易战因此结束。它仅仅意味着美国只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不是中国的需要;仅仅是不得不向新冠病毒让步,而不是向中国让步。它可以把需要关税减免的产品范围扩大再扩大,但只限于疫情期间。一旦疫情过去,立刻恢复。我们不可寄希望于病毒替我们打败美国单边主义。


美国不会向中国让步的基本依据是:


第一, 必须为第二阶段谈判留下筹码。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达成后,美方处于主动地位,依然保留现行对我4200亿美元产品加征的关税,而中方则承诺两年内大幅增购美国2000亿美元产品和服务。美方则没有承诺,没有义务。因此美方把关税拿在手里,看中方从美方增购了多少产品和服务。然后需要为第二阶段谈判留下关税筹码。上周美国贸易代表署报告清楚表示,美方根据301调查报告对中国加征关税是有效的,还将继续保留这一手段。


第二,中国产品并非完全不可替代。2019年美国从中国进口计算机及电子产品减少874.33亿美元,从其他来源进口增加了450.67亿美元;电气设备和电器从中国进口减少73.63亿美元,从其他来源进口增加了64.69亿美元;从中国进口机械减少58.0亿美元,从其他来源进口增加70.37亿美元;从中国进口服装减少29.16亿美元,从其他来源进口增加23.86亿美元。


第三,在全球供应链上,美方推动的是乘机与中国“部分脱钩”,把供应链一些关键节点迁回美国,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而不是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第四,在政治和战略上需要保持贸易战高压。如前所述,第一阶段协议达成后,美方腾出手来,集中在政治和高科技方面升级反华和对我封锁施压。充分暴露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的本质。这个本质没有改变,反而在强化。目前看不到重大转机。即便出现若干示好,也是策略性或机会主义做法,只是出于其大选需要。


第五,美国大选政治生态不允许。特朗普的第一目标是大选连任。与中国的第一阶段协议被他成为是“巨大的胜利”,如后退,既无必要,也有风险。因为民主党可以乘机攻击他对华贸易政策失败。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反华、遏制中国上没有本质区别,在大选政治生态中唯一区别是相互指责对方对中国不够强硬。


中美第一、第二阶段协议将如何?


(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作用可能减弱


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关于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的部分,被美国贸易代表署重新列入第二阶段谈判内容,认为第一阶段谈判没有解决问题。


第一阶段协议没有涉及取消或降低关税。美方对我4200亿美元产品已征关税全部保留,因此没有满足中方要求。


第一阶段协议关于扩大贸易部分,没有扩大中国对美出口,只有扩大美国对中国出口,且由中方承诺两年内增购2000亿美元美国产品和服务。但协议明确规定遇到自然灾害可以协商。墨迹未干,灾害就来了。因此协议所列指标调整、推迟几乎无法避免。


(二)第二阶段协议谈判暂不宜列入议程


中美两国首先是战胜疫情,稳定经济。具体贸易谈判宜留到美国大选后。因为首先,双方都要确保最紧迫的任务。其次,美国大选政治生态必然带来许多不确定因素。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当选总统,非常可能废除现有协议。如果特朗普连任,便不再有连任压力,对华贸易政策也会发生很大变化。


2020:希望尤其在草根


2020年,面对形势突变,我们应对中美经贸关系,仍然是两手对两手,两手都要硬。


尤其应突出加强美国美国广大商界、地方的合作。中国迅速取得战胜疫情的决定性胜利,迅速大面积复工复产,使中国经济从世界之犹一跃而为世界之光,美国则迅速哀鸿遍野。中国疫情爆发后,苹果关闭了在华门店。一个半月后,苹果在华门店全部恢复,中国以外门店却大面积关闭。中国依然,而且可能进一步成为美国跨国公司特别是高科技企业投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可靠基地。我们要进一步打开国门,积极欢迎美国企业合作,努力贯彻内资外资一视同仁的方针,进一步加强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关键节点地位。用实实在在的合作成果,巩固两国产业互补的产业链分工。那样,任凭少数政客兴风作浪,我们都将稳稳把握发展中美经贸合作的主动权。(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