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美国疫情越糟糕,越可能变成全球稳定的威胁?

发布时间:2020-05-28作者: 黄仁伟 

美国疫情仍在蔓延,经济政治问题日趋严重,但越是这个时候,特朗普政府非但没想着好好刻意,反而越想着怎么甩锅、挑事、转移矛盾。 而且临近大选,为了连任,特朗普更加可能“铤而走险”,使用一切手段,其中打“反华牌”无疑是重点。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仁伟老师做客一勺思想!所以他谈到,到了今年下半年,“中美合拍”是指望不上了,我们一边要恢复自己国内的经济生产,维护“一带一路”等合作项目的持续推进,还得提防美国成为全球稳定的“搅屎棍”……  

黄仁伟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视频来自5月25日观视频《一勺思想》栏目。

黄仁伟:


我对疫情形势的走向做一些总判断。


一个总判断就是,我们假设疫情到今年年底基本控制住,但是整整一年的经济中断,大概也需要三年以上的恢复,它比2008年金融危机要大得多。


这样的话,我们要考虑哪块经济可以最快地恢复。


大家一般都比较相信美国的经济,但是美国经济目前已经捉襟见肘,它的一些最重要的救疫情、救股市和救经济的工具已经用得差不多了。


美国财政本身债务巨大,二十几万亿,比GDP要超过20%左右。财政本身要是无限制地发债,或者美联储靠货币来支撑财政的手段也很有限。


特别是美国的居民,他们过渡困难时期的能力很低,平均每户的储蓄只有几百美元,如果你没有收入的话,他半个月就把储蓄用完了。


联邦政府现在每家每户给个一千美元、两千美元,帮他度过生活的难关。所以它必须在五月份或者六月份转为正常,让大家全去上班。


第二,美国对企业要做大量的补贴,特别是美国的大企业,大到不能倒的那些企业和基金,其中任何一个倒下都会把美国股市拖垮。


譬如说石油油价不停地下跌,美国的能源集团,页岩气、页岩油这些年都是靠借债来开发的,如果油的价格这么低,美国平均一桶油的成本40美元,现在油价到了10美元左右,这个成本没人给它补,要政府来帮助。


波音飞机现在非常困难,它今年订单很少,收入很低,今年它的债务已经超过了它的资产。波音是美国最长最初的一条生产线,管了美国制造业的大部分。


还有桥水基金Bridge Water,这个基金比当年的雷曼要大得多得多,是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现在也是债务大于资产,实际上是破产状态。


但是美国也是支撑着不让它破,因为它破了以后,带动的整个资金链全断了。


所以说美国政府要保住这些最大的不能倒的企业和基金,要花费巨大的财政,所以特朗普着急,一定要赶紧重新救活经济。


第三就是美元无限制的量化宽松,会直接带来的后果。


现在印美钞的速度已经大大超出了世界市场可以承受的美元总量。因为石油价格下跌以后,整个世界市场购买石油的美元多出了百分之好几十的剩余。


然后美国救经济、救疫情的财政补贴的钱,都是以十万亿为单位的这样的数量级。


它救了老百姓,最后市场里头会退出来,退出来以后就变成无限流动的资金,这部分资金和石油美元资金结合的话,世界市场的美元就会剩出很大一块。


那么各国的支付手段,各国的计价都和美元挂钩的话,这个价格的标准就很不确定,就会影响世界货币体系的稳定性。


所以疫情带来的世界经济的前景是一个根本问题,现在有三种判断。


一种是技术性的周期衰退,两三个月就可以解决了;一种是中长期的经济衰退,就是要两三年;还有一种就是大萧条,全面瘫痪。


技术性的衰退基本上已经被否定了,两三个月里头走不出来。大萧条太可怕,大家不敢去想。那么就取中间两三年的衰退,这个准备要有。


所以在两三年的衰退的情况下,我们中国经济要在这里头自己能够独立地撑住,还要帮助亚洲周边国家和“一带一路”国家也撑住,这样一个基本的经济阶段性的目标要有。


如果美国经济是这个状态的话,特朗普的政府要连任就非常困难。所以大选就成了美国下一步的政治危机。


政治危机它包括几个,一个就是特朗普拿不到选民支持,他下台了;第二个就是特朗普和拜登不相上下,不到最后一刻也看不出谁输谁赢。


那么双方就会不惜一切手段地打击对方,这样也会连累中国,因为他们都把攻击中国作为主要工具,特朗普又把反华作为打击拜登的一个经济学手段。


如果是不相上下的话,他们之间互相的攻击会非常严重,整个美国的撕裂会非常严重。


第三种就是特朗普一看自己要不行,就采取非常手段,包括把大选停止,不搞了。


他有理由,疫情这么严重,现在不能集会,大家也不能搞正常的竞选的活动,对吧?所以竞选正常的运作都被疫情打断了,今年大选延期,延到2021年再说。


但是在美国历史上,没有过一次大选延期,二次大战的时候也没有,美国内战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特朗普要搞大选延期,法律上还不够完备,还没有足够的法律依据。


他要修改法律或者制定一个新的大选延期法,这个也不容易,因为民主党在众议院是多数,就可以挡住他。


那么这时候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矛盾向海外转移,在海外挑起事端,那就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挑起什么样的事端。


很多人说用战争的方法,但是这个太危险,对一个小国打一场战争,对美国国内不起作用,对一个大国打一场战争,后果就不是特朗普可以控制得住的。


他打一些小国,到现在也没打赢过,那打一个大国怎么打得赢?而且想在短期内,在大选前结束,都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会有一些军事挑衅,但是不一定能做到要进行战争的程度。


但是如果是一般的军事挑衅对美国国内是无动于衷的,不涉及皮毛。所以用这个手段来支持得到他的选票的支持率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些加在一起,今年下半年的美国会是一个非常不确定、非常不稳定、各种问题交织在一起的危机重重的国家。


这次疫情中也暴露出美国的大国地位,它的领导力在下降。美国领导力全面下降有三个因素:


一个是美国国内的治理能力;一个是美国向全世界提供公共品的能力;第三个是它协调盟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能力。


这三个能力有的是削弱得非常严重,有的是跌下去就起不来了。


那么我们怎么办?我们不是看笑话。我们愿意和美国合作来控制它的疫情,控制美国的疫情就是稳定美国,稳定美国其实也是帮特朗普。


但是他的团队在这个时候不但不想跟中国合作,还把中国作为一个敌人来对待,而且打击中国就是打击拜登,用这种手段来搞大选。


他们的这种思维方式完全是非常陈旧的那种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


我们要的是你美国好好跟我们商量,我们也好好跟你商量,也不要甩锅,也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追责,我们是反病毒统一战线,应该是这样。


中美合作了,全球就合作了,全球合作了,疫情就能在全球范围内控制住。


美国跟中国合作得越早,它摆脱困境的时间就越早,它越不和中国合作,越跟中国对着干,美国的困境会越来越严重,就是这个道理。(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 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