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晶:全球化是疫后复苏的主要推动力

发布时间:2020-06-12作者: 周晓晶 

今年的全球复苏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带疫复苏,带疫复苏更需要完善全球治理。  

周晓晶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11日中国网。


今年的全球复苏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带疫复苏,带疫复苏更需要完善全球治理。


全球经济正遭遇百年未有的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到6月10日,全球感染新冠肺炎病例已超过700万,死亡人数已超过40万。鉴于在一些国家如美国新冠疫情仍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一些国家和地区包括巴西、印度及非洲等疫情仍在蔓延,全球能否在北半球的秋季结束疫情从而进入后疫情时代,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这种情况下推动疫后复苏,一方面各国要继续加大抗疫力度,另一方面又要千方百计推动经济复苏,这实质上就是带疫复苏。这种带疫复苏就更需要加大全球协调的力度,更需要完善全球治理。


继续推进全球化是疫后复苏的最主要推动力量。


一般而言,推动经济复苏无非两个最基本的途径:就国内而言,主要是政策推动。包括大力度的财政政策和弹药充足的货币政策;就外部而言,则主要靠全球化。全球化等于扩大了既有的国内市场,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了更大范围和更大规模的市场空间。


从既有的历史经验看,无论是推动各国的经济复苏还是推动全球经济复苏,进一步推动全球化的效果都更明显、成本也更低。鉴于本轮全球经济衰退的程度更深、波及面更广、对经济基本面的打击更大,为百年来所未见,这种特定的态势就更需要通过加大全球化进程来促使全球经济走向复苏。


新冠疫情的重要启示,为应对人类面对全球性的风险挑战,必须加强合作,建立健全公共卫生体系刻不容缓。要强化G20、“一带一路”倡议等多边治理机制和多边合作平台的作用。


新型全球化要求构建与之相适应的全球治理体系和治理模式,因而更需要完善全球治理。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全球化进程已经遭遇重大挫折。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内已经出现了重大的民粹思潮和反全球化声音,特朗普政府频频退群和在贸易领域到处开战则对全球化形成了直接冲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全球化的上半场嘎然而止,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开始让位于新型全球化。


新型全球化与既往全球化的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不再是美国主导而是东西共治或者说新兴市场国家与西方国家共同主导。这一根本性的区别提升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参与力度,更大程度上确保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利益,从而也就激发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参与热情。与之相适应,新型全球化也就要求最大限度地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治理中地位和作用。


在疫后复苏和新型全球化进程中完善全球治理的基本方向。


在带疫复苏和新型全球化的基本态势下,可以考虑从这样几个方面进一步完善全球治理:


第一,必须继续坚定不移地坚持和维护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政治安全架构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相应制度安排,同时适当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相关领域的话语权和参与力度。


第二,在经济领域通过多种渠道、采取多种形式,全方位、多角度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化进程和全球治理的地位。这既包括在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里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也包括通过一些区域性的经济贸易合作安排提升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参与热情和参与力度。


第三,在既有框架下积极探索适应新型全球化的、更大程度上照顾到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切身关切和实际利益的相应架构和制度安排。这样做,既能确保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根本利益,同时也能确保新型全球化行稳致远。


第四,继续鼓励、推动区域性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安排,鼓励和推动双边和多边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安排,并通过这些经济合作和贸易安排的整合,为新型全球化奠定坚实的基础。(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

关闭

人大重阳微信

邮件订阅

人大重阳Club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