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少鹏:所谓“中美脱钩”是政治炒作,而非灵丹妙药

发布时间:2020-06-15作者: 董少鹏 

“中美脱钩论”最早来源于美国智库,2018年甫一出炉就引起中国一些学者的焦虑。2020年1月初,美国一家智库将“中美技术脱钩”列为2020年全球十大风险第二位。人们把美国竭尽全力封锁华为看作“中美技术脱钩”的标志性事件。根据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特朗普当局禁止美国联邦机构购买华为、中兴、海能达通信、海康威视和大华科技的相关设备和服务。美国方面已将超过100个中国企业和机构列为“出口管制实体清单”。 

作者董少鹏系《证券日报》副总编、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12日中国网。 


“中美脱钩论”最早来源于美国智库,2018年甫一出炉就引起中国一些学者的焦虑。2020年1月初,美国一家智库将“中美技术脱钩”列为2020年全球十大风险第二位。


人们把美国竭尽全力封锁华为看作“中美技术脱钩”的标志性事件。根据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特朗普当局禁止美国联邦机构购买华为、中兴、海能达通信、海康威视和大华科技的相关设备和服务。美国方面已将超过100个中国企业和机构列为“出口管制实体清单”。


除了“技术脱钩”,还有“贸易脱钩”“经济脱钩”等说法。在认识到所谓“脱钩”很难做到之后,最近又有人提出“经济上美国与中国脱钩,思想上中国人与美国脱钩”的概念。


其实,在全球化背景下,即使相对封闭的国家,也做不到与世界脱钩,只是存在钩得紧一点还是松一点而已。客观而言,即使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尽管数量不多)也难以做到相互“脱钩”。而中美两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不可能做到相互隔离,更不可能不做生意。目前美方一些人之所以打出“脱钩”这张牌,是其自认为是强者,要利用强者优势施压,逼迫弱者答应其要求。


显而易见的是,确有一些人过度夸大了美方的“脱钩”牌,认为一旦“脱钩”中国就会失去很多。甚至有人臆测“脱钩”后中国将失去创新动力、甚至会立即落后三五十年。这实在是无稽之谈。第一,中国科技研发与美国相比当然存在很大差距,但是,高科技保持活力必须靠“用起来”,而不是“锁起来”。任何科技成果长期不给某一个特定国家使用,都是不可持续的。第二,中国有能力、有潜力、有底气赶超,压力越大越能激发赶超动力。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国家长期独享某一项高科技成果是不可能做到的。第三,不管先进的科技成果来自哪个国家,都需要其他国家的配套,都需要其他国家的市场,长期自拉自唱也是不可能的。


就全球经贸合作而言,资源只有在流动中才能获得优化配置。只要投入产出比这个经济规律不死,全球贸易就是无人可以阻挡的。美国当初把一些制造业转移到美国以外,是符合产业梯度转移理论的;现在试图把其所需要的制造业都“运回”美国去,是违背产业发展规律的。美国国内产业失衡,部分产业工人失业,应当从全球化视角来寻找解决之道。要知道,美国的金融资本通过在华尔街交易,并向全球其他金融市场传导,客观上调度着全球资源。如果说,这种“调度”伤害到了美国自身利益,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应该是改革华尔街,而不是搞中美脱钩。


希望美国政客放下“中美脱钩”这张并不灵验的牌,认真审视一下华尔街脱离实体经济、过度追求金融超额收益的体制,把华尔街金融资本从全球化产业布局中获得巨额利润盘点一下,采取措施让他们吐出来一些。笔者相信,这一笔巨资对解决美国人失业问题会有用的。


美国方面也不要害怕中国资本市场的成长,中国资本市场壮大后不会把华尔街的风头都抢走,而是会以另一个“国际资本定价中心”的形态,与华尔街以及其他区域性金融中心一起塑造国际金融布局,将对华尔街的过度“虚拟榨取”起到积极的调节作用,助力华尔街回归服务实体经济。


中美无论从经贸上还是从金融上,无论从经济上还是科技上,脱钩都是不可能的。一些人通过单边制裁的办法,硬要制造“脱钩”事件,不过是加大双边经贸界、科技界、金融界的合作成本罢了。在投入产出比逻辑下,中美合作是挡不住的。奉劝一些抱着冷战思维不放的美国政客,早一点看清大势。


当然,任何两个主体之间,都不可能只有“和风细雨的合作”,而没有利益的博弈和冲突。中美关系也是如此。笔者认为,解决矛盾冲突应当坚持平等相待、长短利益兼顾,而不是只顾眼前不顾长远,更不能搞唯我独尊。(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