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西方媒体漠视了中国理想

发布时间:2020-06-23作者: 王文 

周末,与许多北京居民一样,我常常驱车一小时到北京郊外的山区里租一间民宿,既休息,又体验乡下生活。疫情爆发五个月,北京郊区的游客只有过去的1/20。然而,我惊讶地发现,道路、景点、民宿、农田仍井井有条,清洁、有序,没有任何破败感。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本文英文版刊于6月23日《环球时报》英文版“Wang Wen on Changing World”专栏。




周末,与许多北京居民一样,我常常驱车一小时到北京郊外的山区里租一间民宿,既休息,又体验乡下生活。疫情爆发五个月,北京郊区的游客只有过去的1/20。然而,我惊讶地发现,道路、景点、民宿、农田仍井井有条,清洁、有序,没有任何破败感。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与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的一次争辩。那是一次中美智库对话,这位据说到过中国100次以上的美国学者型前高官对我说:“别老说北京、上海、广州开车一小时后就是穷农村。你从纽约、芝加哥驱车一小时外,看到的穷地方才多呢。”


科恩先生的话后来被一本美国畅销书《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 Elegy: A Memoir of a Family and Culture in Crisis)所证实。2020年,因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而引起的美国骚乱,再次证明了美国的不平等与社会民众的愤怒。斯蒂格利茨教授最新的著作《美国的真相》里透露,40%美国人无法负担400美元的意外开支。许多美国人在贫困线上苦苦争扎,美国已经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富国”。



我不想重复美国自由派们的批判,而是想对关心中美关系的读者说,疫情或许正在颠覆人们对这两个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传统认知。


美国一般被视为富裕、强大、秩序、民主、平等、人权,但这些标签都被新冠病毒给撕毁了。西方媒体的长期偏见是,中国城市即便高楼矗立,实质却是贫穷的农村、丑陋的官员、肮脏的社会以及压迫民众的体制。其实,他们落伍了。


除了经济、贸易、制造业、军事实力等国家发展的外化实力,中国社会这些年的内核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内核包括但不只限于人们的奉献精神、社会的自觉意识、农村的自治结构、青年的平等价值、生态的优化趋势、城市的治安秩序、企业的创新欲望、百姓的实干劲头等等。


20世纪初发生在美国的“扒粪运动”、“进步主义运动”也曾在中国发生过,这是许多西方媒体未曾报道过的。10多年前的微博时代,中国社会批判成风。人们反思中国的政治腐败、不自由的市场、受污染的环境、拉大的贫富差距与社会的其他黑暗面。


2012年以来,中国决策者致力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正是努力根治此前人们所痛恨的事情。这些年,中国反腐与扫黑运动,优化了社会风气。中国全力解决民生,95%以上国民实现了医保与社保。中国掀起环境保卫战,迅速解决了北京等诸多大城市的雾霾。中国振兴农村,让城镇之外的农民拥有更高的生活品质。


美国学者雅各布·尼德曼在《美国理想》(The American Soul)的话说,人类永远都有两部同时发生的历史,一部是罪恶的,包括凶残、屠杀、侵犯、欺骗等,而另一部则是善良的,包括智慧、真理、艺术、建筑等等。书写历史的哪一面,在于写作者的偏好。但创造怎样的历史,在于创造历史的人民是否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不断追求,并努力实现那些理想。


中国当然不可能没有负面的事情。不公的事情仍时常不生,减贫与就业的社会压力仍很重,为防疫人们过得相当不易。用显微镜观察任何东西,都能看到细菌与污垢,惶论14亿人口的大国。不同的是,我们需要体会到这个庞大国家的善与恶、好与坏、积极与消极、进步与退步的比例变化与结构趋势。


从这个角度看,人类文明的现代化特质在中国近年来的不断生长,包括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的确是被西方媒体集体漠视了。这些可视为新时代的“中国理想”(The China Soul),或称“中国梦”。


近期有一个调查很有意思。德国民调机构Dalia Research在访问了12.4万人的基础上,发布了《2020民主认知指数》(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在中国,73%认为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只有13%认为,政府只为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服务。很有反差感的是,在美国,49%认为美国是民主国家,高达52%认为,美国政府为一小部分人服务。


由此看,中国是怎样的国家,中国人自己说了算。建议西方媒体人可以更包容、更开放地报道中国的变化。也可以多到北京郊区的怀柔、密云、延庆走走看看,或许会有新的感悟。(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

关闭

人大重阳微信

邮件订阅

人大重阳Club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