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美国原助理国务卿:中美战略对话很有必要,聚焦五大领域重点发力库尔特·坎贝尔 中美关系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

美国原助理国务卿:中美战略对话很有必要,聚焦五大领域重点发力

发布时间:2020-07-11作者: 库尔特·坎贝尔 

7月9日,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相互尊重、信任合作——把握中美关系的正确方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会议并作主旨发言。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要承办,美国原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在论坛上发言,呼吁双方共同做出努力,用合作来平衡中美关系中竞争的内容。 

库尔特·坎贝尔系美国原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本文首发于7月11日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


编者按:7月9日,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相互尊重、信任合作——把握中美关系的正确方向”中美智库媒体视频论坛。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会议并作主旨发言。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要承办,美国原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在论坛上发言,呼吁双方共同做出努力,用合作来平衡中美关系中竞争的内容。发言内容如下:


7月9日美国原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作主旨发言


库尔特·坎贝尔:非常感谢,很荣幸今天能够与中美的好朋友们共聚一堂,美国时间现在是晚上,但我知道,在中国是上午。各位好!


我首先想对基辛格博士刚才做出的一些基本判断表示赞同,刚才陆克文先生的发言也为我们的讨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调。我认为,他说的很多建议都非常值得我们思考,而且我也希望和相信我们接下来会在近期内迎来一位新总统,将有一个新的过渡期。


我们看到疫情对于社会方方面面带来更加艰巨的挑战。对于美中关系来说,根本的基调还是竞争,绝大多数人都过多地关注双方关系中竞争的内容,可能都在探讨经济、科技方面的脱钩,甚至军事上的同盟关系等等。但今天,我想谈谈我们双方关系中的另外一面,就是有哪些方面我们可以做出努力,用合作来平衡中美关系中竞争的内容。谈一谈中美双方近期合理的,可以加强合作的努力。


首先我赞成刚才陆克文先生提出的中美对话的必要性。我们需要深入地进行战略对话。这种战略对话可能需要进一步演化,不能只延续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战略对话的形象,好像就是中美双方领导人各派一人,坐在椅子上很严正地进行沟通。从以往历史经验以及冷战时期的经验来看就会发现,未来主导的力量可能不是美国,也不是中国,而是在中国的这些力量,他们在中美关系的平衡中会发挥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要进行战略对话,要关注整个国际体系中各方的力量平衡,尤其是各个区域中的利益相关方,这都需要在我们战略对话中有所触及。战略对话不仅仅是涉及中美双方的,还需要亚洲和其他利益相关方都参与进来,共同探讨各方的关切和共同的未来。


我认为,第一,按照过去私下的、带有浪漫色彩的中美双方闭门的对话是不现实的,现在需要更加广阔的,让各方参与进来的一个深入的战略对话。


第二,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现象,如刚才有嘉宾介绍的那样,美中双方虽然在各个时期中都做出过对话的努力,但似乎双方都没有合作的习惯。我们在携手共同解决问题方面,务实的内容并不多。所以,中美需要在潜在的一些方面找到配合和合作的机会,在合作中才有可能避开一些官僚的讨论。我们曾经希望与中国的伙伴们去找到合适的平台,甚至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或者任何双方都认为有信心探讨的领域去开展共同合作。现在我们可以先找到一些小的方面、小的领域去开展合作,再铺垫进一步的合作。


第三,就像之前嘉宾所说,中美双方并不是完全不同,还是在有些领域能够有共同点。冷战期间,美国和前苏联也在很多领域去努力发展、建立一些沟通危机处理的机制,这些都可以去避免双方关系进入恶化和升级。在中美关系方面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出这样一些努力,去避免升级?


中美关系在许多领域,尤其是在军事领域,需要更多的沟通交流,这样才能够有更好的危机处理机制,避免各种危机影响到中美关系。我们需要一些预防性的措施来避免危机的升级。所以,就像之前陆克文先生所说,我们要去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否则就有可能进入战争2.0,我们要避免一些冲突的出现,避免地区性的冲突升级扩大。


第四,我在美国国务院工作时,我的孩子也在学中文,我们必须维持、保持这种人文之间的交流,这非常重要。美苏冷战期间,我也到前苏联学习过,美苏之间也有人文交流。现在中美之间人文交流有所减少,我们必须要采取措施去改善,两国必须要通过一些途径更好地了解彼此。青年之间的人文交流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这方面确实能让我们看到希望。最后,我非常同意陆克文先生的说法,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我们需要时间去解决。


第五,现在的疫情也需要一定程度上美国与各国之间的合作与协作。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也可以找到一些合作的领域,80年代美苏也要去共同应对一些危机或病毒。现在,在疫情发展的后期,我们必须要有一些合作机制,双方能够更好地结束这场全球公共卫生的危机。中美双方需要有更多的接触和沟通,这应该是全球都希望、也愿意看到的合作。


这五个领域都非常重要,同时能够促进中美双方在一些领域的可持续合作。


谢谢大家!谢谢中国的朋友邀请我参加今天的论坛,谢谢!(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