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行原副行长:中国的银行体系韧性强,不必迷信美国金融制裁金融 人大重阳 中国智库 张燕玲 美国金融制裁

中行原副行长:中国的银行体系韧性强,不必迷信美国金融制裁

发布时间:2020-07-13作者: 张燕玲 

近期,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一项法案要制裁破坏香港自治的中国官员和其他人员。为此,人大重阳君专访了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燕玲,并分析了美国制裁法案对于中国及中国的银行业所带来的影响,防患于未然。本文为独家首发。  

受访者张燕玲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采访者陈治衡,本文首发于7月12日人大重阳微信公众号。


近期,美国参众两院已通过一项法案,称要制裁破坏香港自治的中国官员和其他人员,以及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据悉,该法案已递交白宫,待总统特朗普签署后施行。


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美国一直是战后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主导者。为强化自身的地位,美国常借助所谓的“制裁”手段以达到其政治的目标,并满足其经济的利益。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张燕玲


制裁“声大”却难实施


排除其他因素,就该法案的意图来讲,它主要的目的是想给那些《香港国安法》的支持者予以制裁。从实际的角度分析,个人与企业不同,其资产的规模往往不大,与国际市场的关联度并不高,从美国单方来讲,无法将制裁落到实处。根据“东网”等港媒报道,香港特区政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曾经出席电台节目,谈及“美国扬言要制裁削弱香港自治的官员”话题时,他硬气回应:要制裁便制裁!并表示,自己并没有外国国籍和资产。换言之,则是这种针对个人提出的制裁法案对于无海外资产的人员无法最终落实生效,因此,个人也不必对此事过于焦虑。


“从美国政府自身来看,或许会推出这项法案,但是在执行阶段,很难付诸实施。”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她还表示,如果美国政府一意孤行,将会对美国国家信誉成巨大的损害。严重打击美元的市场地位,使各国不得不被迫减少美元资产、美元支付、汇兑,美元计价结算的使用而改用其他可兑换货币,以减少这些法律麻烦。


“美元霸权”思维已经要不得了


推行该法案仍然是美元霸权思维的体现。根据数据显示,美元在全球的货币结算中仍然占据最大的规模和比例。意欲推行该法案的官员也认为美元具有的霸权优势,从而可以对相关人员和银行起到震慑作用。但是,时代变了,“美元霸权”思维会伤害到他人,更会损害自身。“美元是支付货币,如果美国政府想‘杀鸡儆猴’,那么只会逼迫更多的国家和机构放弃使用美元、抛售美国国债,美国这样做是自掘墙角。”张燕玲在采访中表示。


法案的提出其实是一种无知的体现,即缺乏必要的法律常识,也缺少金融常识。从法律常识来讲,《香港国安法》是中国国内自己的法律,美国政府及其官员没有干涉的权利,也无法干涉。从金融常识讲,在SWIFT系统中有资金往来的资产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美国政府的管控,且常用手段无外乎资产冻结、没收。其实这也不会从实际效果上使得美国占到任何便宜。资金的交易和流通,往往依附于实际的商业活动来实行,这是一个涉及至少两方的商业活动。冻结或没收资金,这会造成多方的损失。这并不能保证不涉及到美国方面的企业和公司。“在如今全球化中,全球是一个开放性的市场,支付系统很重要,如若以SWIFT这个通讯系统为抓手实施‘制裁’,会造成银行、客户和Swift之间的法律纠纷,会把该系统拉下水,得不偿失。”张燕玲表示。


法案对国际货币支付体系的影响对美伤害更大


该法案的另一个意图是针对给相关人员提供服务的银行。以我国的银行为例分析,根据数据显示,中国银行在2019年的国际业务规模最大,其中使用美元结算的规模约有4300亿美元。如果美国运用长臂管辖,SWIFT支付系统进行资产冻结,那么,确实对开展国际业务的银行造成不良影响。这是需要着重考量的重大风险点。“香港是一个开放最全球化的金融市场之一,有来自全球各地的银行提供各种金融服务。”张燕玲表示。从现实的角度来讲,提供国际业务的银行也不止有中国的银行,还有来自全球各地的银行,如花旗、摩根大通、汇丰,渣打银行等。如果美国政府要对为相关人员提供服务的银行予以制裁,那么从制裁名单(包括银行和客户)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会涉及多个国家的银行机构。届时产生的纠纷将会更加复杂,这对美国政府来讲无疑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现代化的银行体系就是在管理风险。”张燕玲表示,中国已经建立起完善的银行管理体系,具有相当的抗风险韧性。在银行系统中,由于存在“业务连续经营性”的规则,这就要求银行准备了各种风险应对预案。对于银行客户及其业务更是实施全面谨慎的审核,如AML(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KYC、KYCB(了解客户及其业务)等政策保证了资金的合法流通。


中国的银行体系具有足够的韧性面对新的问题


目前,我国的经济金融对外开放的改革也在逐步加深。在开放的过程中,一方面有利于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波动性的增加,而我国的银行体系具备足够的能力应对新的问题和挑战,并且抓住发展的机遇。


我国的银行体系已经形成了中央银行、多家政策性银行和各类商业银行为体系的现代化银行体系。央行通过货币政策宏观调节着市场的流动性,并维持合理充裕的状态。同时,也通过利率调节、市场操作等多种手段,引导商业银行对产业链的核心企业提供信贷支持。对中小企业提供普惠金融服务,让资金切实流入实体经济,使得“稳经济”和“稳金融”目标实现。对于新的问题也能够及时应对和化解。


“金融开放会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我国银行体系的宏观监管已经足够完善,并能够化解风险。”张燕玲表示,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和改革会全面考虑同期国际国内的经济金融环境而进行,即便在遇到问题和挑战时,都能够及时有效的做到调整和化解。中国的银行体系是经济体系中重要的内容之一,维稳是最根本的要求。因此,银行系统自身的改革和发展更是以经济稳定为前提。从银行自身的角度讲,增加资本金安排,壮大资本实力,也是应对风险挑战的必要途径。这些我们都已经做了。


总的来看,美国政府此次欲推出的制裁法案充分暴露了“美元霸权”的嘴脸,暴露了美国管理者的强权和无知,如果美国实施,就要拿起法律武器,起诉执行者并保留最后本金加利息的偿还要求。美国以前的政策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个法案的结果是相反的。而且对美国和美元信誉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没必要对这个法案看的过于担心,真的到了被迫执行时,仍然需要从实操层面分析和考量,保全资产和信誉,不应过度放大大该法案的效力。”张燕玲表示。(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