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前驻美外交官何伟文:面对打压,中国不要客气何伟文 中美 Tik Tok

前驻美外交官何伟文:面对打压,中国不要客气

发布时间:2020-08-12作者: 何伟文 

TikTok在美国的“历劫”还没结束,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始追加对微信的围剿。一时之间,中国背景的科技公司在美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就舆论最关注的部分我们专程采访了这一领域的权威人士——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在他看来,经济问题背后是政治矛盾,是意识形态的对立。中国在处理美方的疯狂举动时,也应该看到美国的内部矛盾。 

何伟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8月11日“知深人士”微信公众号。


特朗普宣称要在8月1日签署行政令在全美封禁TikTok,引发舆论震荡。但在8月2日,他又改变主意,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洽谈出售给微软的事宜。此前,包括纳瓦罗(总统助理)在内,特朗普身边的不少人都反对微软收购TikTok,为什么特朗普的态度会反复转变?


何伟文:这种转变实际上是方法上的转变,而不是立场的转变。这个根本立场是,中国人的TikTok不能在美国经营,美国人不能使用来自中国的软件。所以,一种方法是,在美国将其彻底封禁,第二就是让美国公司收购。当它的控制者变成了美国人,也就没有了任何中国因素。特朗普给出的理由是,中国可以通过TikTok收集美国用户的信息,然后卖给中国共产党,这个说法简直过于荒唐。所以,在立场不变的情况下,态度变化也只是处理方式的问题。


另外,美国公司收购TikTok,在经济上也有好处。特朗普政府称,收购的话要给财政部上交30%的钱,所以对于特朗普政府而言,比起直接封禁,第二种方法显然更有利一些。如果说微软以500亿收购,那么就要交150亿给财政部,当然,现实能否做到,还有待观察。此外,特朗普身边有一群出主意的人,这些人不会只有一个观点,今天可能是一个态度,第二天可能又是另一个,但有一点,他们想封杀中国背景的产品和公司不会改变。


Q

企业收购要给财政部交“中介费”,这种做法在美国有先例吗?符合法律吗?


何伟文:首先这种说法并不符合法律,而且直接封杀一个外国公司的产品在美国也没有先例。特朗普本身就是一个反建制的总统,所以他就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并不会顾及法律和先例。


我认为财政分成也是没有法律根据的,也只能说说而已。至于操作封杀TikTok,主要先通过外资委员会(CFIUS)审查,因为TikTok此前收购过一家美国公司,所以财政部牵头,外资委员会才能对其进行审查,审查以后就说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所以要对其进行封杀。这番操作之后,就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了。如果仅仅是凭总统的行政令就封杀,恐怕就会有问题。


Q

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回信当中提到,不认可美国外资委员会要求他出售TikTok这一决定,同时提到可能会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那么,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是否会面临一些法律风险?


何伟文:特朗普上台3年多,可以说都是在法律风险之中度过。首先,他上台第一个星期内就禁止了包括叙利亚在内的七个国家的公民入境,但不到一个月,这一决定就被联邦法官给否了,后面还有很多类似案例,都是他与法律博弈,上诉到最高法院,有输也有赢。


在TikTok的问题上,当初TikTok收购美国的musical•ly公司,这是不是TikTok之后得以发展的全部原因?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外资委员会有权限审查该项收购是否存在危害美国完全的问题,但这也应该是在并购前就完成的审查。


经过几轮大战后,2018年8月,TikTok与最早“出海”的短视频平台Musical.ly正式合并,外国用户更新之后Musical.ly的logo变成了TikTok。


另外,这个审查不是自下而上,由外资委员会提出。而是在总统说了之后,让外资委员会来办理。这个过程本身就有违法之嫌。

Q

字节跳动在最新回应中表示,将会起诉美国政府。如果TikTok采取法律手段维权,会让局势发生改变吗?

何伟文:法律过程相当漫长,至少得有个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还会发生很多变化,第一,特朗普可能不再是总统,之后TikTok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政治环境。第二,如果最后上诉的结果,推翻了行政决定,那么行政决定必须要调整,若特朗普还是总统,现实情况并不会改变;如果TikTok继续上诉到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9个中有5个都与特朗普关系密切。即便是美国的最高法院,判案也是由人判,客观上有尺度,受影响也会很大,所以还是很难说。

Q

目前来看,TikTok还有哪些应对的方法?会有一种舆论认为,此前TikTok过于轻易就同意了出售,对此你怎么看?


何伟文:当然,对于TikTok而言,肯定要珍惜自己的利益。但是我认为,现在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张一鸣身上,舆论应该支持他,支持中国的公司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上诉联邦法官,联邦法官像前面提到的叫停七国旅行禁令那样,将行政令推翻,那就是最理性的结果。


如果走不通这条路,TikTok被微软收购,那么就要谈好,技术是否要全部交出。还要做好准备,在美国之外的市场发展,美国的市场其实只占10%多。


Q

有人把字节跳动和华为进行类比,从形式上看两者都遭到了美国的不公平打压。但至少在华为问题上,且不说指控是否成立,美国政府一直以华为与伊朗交易为抓手,但在字节跳动上,目前为止并没有实质意义的指控。在你看来,这两件事背后有没有哪些区别和相似的地方?


何伟文:华为主要是技术,关于基础设施。TikTok是一个软件应用,属于互联网产品的一种,两者有区别。但是它们同样面临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打压,这是第一个共同点,而这个打压都是从意识形态出发。


以意识形态作为打压对方的抓手,不需要解释清楚,也不需要负责,对方担的指控却是莫须有的。他们说TikTok的会把美国用户的信息交给共产党,就是在全力编故事,没有任何根据。特朗普现在已经完全接受了极端鹰派的建议,利用意识形态差异攻击中国,是他们的主要手段和指导思想。


对这两者不同的地方在于,华为是被整体封禁,而TikTok被美国公司收购,任正非当年也提过让美国收购华为,但美国没接招。


Q

以国家安全为由,给中国企业在美国的业务增加人为壁垒,甚至打压,会不会成为一种常态?


何伟文:首先以国家安全为名来打压中国高科技,会是常态,不仅如此,还会朝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实际上,以国家安全为借口,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对中国采取更极端、更没有底线的措施,应该都不需要意外。只要特朗普还在任,蓬佩奥纳瓦罗还在他身边,这个情况不会有根本变化。


如果白宫易主,新总统上台,会实施什么样的政策,还需要观察,现在不能得出结论,是否会变好。因为美国两党,在反华方面有共识,不过在手段上会有些许不同。无论如何,今后中美之间,但凡涉及到高科技的问题,在美国受到的阻碍将会是常态化的。


Q

面对政治打压,中国有哪些反制方式?中国如何规避此类“走出去”的风险?


何伟文:主要有两点,不能只是美国打压中国的企业,中国也可以反制。现在中国对美国的企业也有不少限制。面对打压,中国不要客气,有来就有往。中美之间的矛盾可以转化为美国的内部矛盾,TikTok在美国也有大量粉丝,对TikTok出手,也会影响美国的用户。如果拜登上台,下一阶段美国也有可能会发生变化,还是要看到美国的内部矛盾,这可能是中国的一点机会。


另外,不仅是TikTok,进入美国的中国企业,一定要有美国的同盟者,与之进行利益上的捆绑。善于公关,做国会的工作。这也是我们提了很多年的,如果在美国有主流议员、律师作为利益同盟,可能会更有空间一些。当然,这些都不起决定性作用,仅仅只是一个加分项而已。


今后但凡涉及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产业,并购的希望会非常渺茫。我们在一些基础制造业或者工程上或许还有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把重点转移到欧洲、或者东南亚等其他地区,美国不欢迎,肯定有别的地方欢迎中国。欧盟在这方面落后于中美,如果适当照顾一点他们的担忧,问题其实很好解决,中国企业或许可以在欧盟找到发展的空间。


Q

也会有观点认为,TikTok的遭遇其实反映出互联网世界规则的缺失,这次事件可能是构建网络空间游戏规则的新契机,但在夹政治等复杂因素的商业博弈下,这种可能性存在吗?


何伟文: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互联网的规则一点都不重要。最开始TikTok在美国市场大概排第三、第四位,但后来甩开WhatsApp、Facebook、Youtube、Instagram、Twitter等头部应用占据榜首。举个例子,YouTube在今年2月份中国爆发疫情之初,有很多造谣中国的方舱医院是“集中营”,楼里出现一例确诊,整栋楼大门被焊住等等信息。这其实就是话语权的问题,在美国的互联网社区,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但TikTok是中国应用,而且影响力如此之大。


本质上就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与之相比,互联网规则非常脆弱。甚至可以说,在政治面前,经济规则和技术规则都非常脆弱。政治的问题要用政治手段才能解决,而且,TikTok也没有提供什么行业规范。(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