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华黎明谈阿以签署协议:和平还是新火药桶? 阿以 中国 华黎明 中东

华黎明谈阿以签署协议:和平还是新火药桶?

发布时间:2020-08-19作者: 华黎明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华黎明日前就当下中东局势表达看法。他指出,中东地区的矛盾已经从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转移到美国、阿拉伯国家、以色列三方与伊朗之间,美伊之争已成为中东问题的关键。在美伊矛盾很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的当下,中国还是要保持与伊朗的正常的经济合作关系和外交关系,中伊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美国的施压而有所减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华黎明系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8月19日中评网。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华黎明日前就当下中东局势表达看法。他指出,中东地区的矛盾已经从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转移到美国、阿拉伯国家、以色列三方与伊朗之间,美伊之争已成为中东问题的关键。在美伊矛盾很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的当下,中国还是要保持与伊朗的正常的经济合作关系和外交关系,中伊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美国的施压而有所减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当地时间8月13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宣布,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已达成和平协议,阿联酋与以色列关系的正常化是一项“重大突破”。三方在联合声明中表示,他们希望这项“历史性突破将促进中东和平”。这一声明在中东地区引发震动,这意味着阿联酋将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海湾阿拉伯国家,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积极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这份协议的签署是否能为中东带来真正的和平?其对于整个中东乃至世界的格局又会产生怎么样的影响?中国又应采取什么样的态度?


“这份协议的签署不仅仅是阿联酋和以色列双边关系正常化,更标志着整个阿拉伯世界乃至整个中东的局势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华黎明表示,“我们应该追溯历史,放在一个更为漫长的历史背景下观察这件事。”


传统巴以冲突已被取代


华黎明说,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后,伊朗开始在中东地区崭露头角,其不仅继续研发核武器,还将自身势力扩展到了阿拉伯的心脏地带。这引起了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等阿拉伯国的恐慌,也正是在这时此时,美国和以色列开始将其视为中东地盘上的主要威胁,


他表示,与此相对应的,则是喧嚣了半个多世纪的巴以冲突的逐渐淡化。从1948年以来以色列强行在巴勒斯坦的家园上建国开始,巴以冲突成为中东地区最难解开的症结,巴以之间的反覆纠缠越陷越深,中东和平进程似乎已经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原来的阿拉伯国家因为巴勒斯坦问题而紧密团结在一起对抗以色列,而现在出现的新敌人——伊朗,使其逐渐在中东议题中淡化巴勒斯坦问题的影响力。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签订引发了美国与以色列和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矛盾。2016年特朗普入主白宫,首访沙特和以色列,加速了巴以矛盾的淡化过程;阿拉伯国家对于以色列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敌意变得越来越少,一些阿拉伯国家,比如沙特,甚至已经私下同以色列建立了联系,联合反对伊朗。可以说,对伊朗的恐惧已逐渐取代了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矛盾。


“2019年美国宣布其将美国驻以色列的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阿拉伯国家的反对声寥寥数语;几个月之后美国又宣布占领叙利亚的戈兰高地为以色列的领土,阿拉伯世界再集体陷入沉寂。从去年的这两件事情中可以看出,阿拉伯国家已不再在乎巴勒斯坦、阿拉伯领土和圣城耶路撒冷的得失,巴勒斯坦问题已不再是中东地区的核心议题,”华黎明表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中东地区的矛盾已经从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转移到美国、阿拉伯国家、以色列三方与伊朗之间。


美伊之争已成为中东问题的关键


华黎明说,2003年以来,中东学界有个流行的说法,即阿拉伯国家与伊朗的矛盾和中东问题的症结是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冲突,是一场宗教冲突,而我则认为,实际上这是一场地缘政治的对抗,核心是亲美与反美派之争。伊朗想要把美国赶出中东,而阿拉伯和以色列则担心伊朗的势力扩展到中东以后会推翻其政权要与美国结盟。所谓什叶派与逊尼派矛盾的概念是美国制造的,用来拉拢阿拉伯国家孤立伊朗。不管今年年底美国大选后,特朗普是否连任,美伊之间的敌对无解。除非伊朗的政权发生变更,不然两国之间的敌对和冲突还会长期延续。


他表示,早在2017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中,特朗普政府已经将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当成了主要的竞争对手,伊朗的体量虽然无法与中俄相比,但可以看出来,其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美一直对其极限施压,想要促使伊朗伊斯兰政权垮台。而同对华政策相比,美国对付伊朗的手段将更多。在可以预见到的未来,在中东将会出现美国,联合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共同围剿伊朗的局势。


阿联酋,美中东战略的一步棋


华黎明说,美国从未抽身中东这一大国博弈的中心地区,早在 “亚伯拉罕协定”签订之前,在2019年6月特朗普与其女婿库什纳已尝试推进过一个所谓的“世纪交易”经济部分,又在2020年1月推出了完整版本的“世纪协议”,而这次美国通过直接做阿拉伯国家的工作,让其直接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也是这一以贯之的战略中迈出的最新一步。


他表示,美国选择阿联酋作为与以色列建交的国家也费了一番思量,沙特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国,沙特作为阿拉伯最重要的国家,其不仅是最重要的石油生产首领,也是两个圣地的所在地,因此沙特想要改变对以色列的政策在沙特国内外可能会引起的震动较大,所以美国选择先从阿联酋下手。


华黎明表示,这份协议只是美国中东战略中一个很小的步骤,美国的目标不仅仅是阿联酋,或许美国将来会动员相当多的阿拉伯国家,比如说海湾国家中的卡塔尔,阿曼,巴林,科威特,都将作为美国的下一步目标,让其承认以色列并与其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从而破除以色列在中东的孤立地位,推动巴以矛盾的缓解,共同反对伊朗。


中国: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华黎明说,从中国的战略目标,特别从国家复兴,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中东地区的稳定。不仅中东地区是中国能源的重要供应地(中国进口石油的60%来自中东);而且从波斯湾到马六甲海峡的这条战略通道对我们而言是咽喉地带,中国希望中东地区和平稳定。至于阿拉伯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中国一贯在做调解冲突的工作,希望双方能够和平解决冲突,就缓解阿以冲突而言,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应该受到欢迎。毕竟,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和解也是中国中东外交追求的目标之一。


“但是要警惕的是,接下来或许会发生的阿拉伯国家与伊朗之间的冲突,以及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这都是中国不赞成,也是不希望看到的,也是不利于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的局面。而针对美国一直以来对伊朗极限施压的态势,以及对和伊朗有往来的国家进行长臂管辖的霸权行为,中国都不赞成,也不能接受。在美伊矛盾很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的当下,中国还是要保持与伊朗的正常的经济合作关系和外交关系,中伊之间的关系不会因为美国的施压而有所减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华黎明表示。(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