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王勇教授神预言:特朗普急于提名新任大法官,掀起美国两党新争端!中美 美国大选 特朗普 王勇

王勇教授神预言:特朗普急于提名新任大法官,掀起美国两党新争端!

发布时间:2020-09-28作者: 王勇 

据美联社道,当地时间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王勇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9月27日“王勇观天下”微信公众号。



据美联社道,当地时间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对于此突发新闻,王勇教授在之前节目中就表示,“金斯伯格的去世,实际上使得美国自由派,开明派,开明的思想,在大法官的价值观当中处在了更多的劣势,对于美国的自由派更加不利。那么当前特朗普总统呢,想利用金斯伯格去世这样一个时机,来尽快的在11月3号之前,任命一名新的一个大法官来填补金斯伯格去世之后所遗留的这个位置。特朗普总统2017年上任以来,已经任命了两个大法官,而且他们都是在思想意识形态上都是偏保守的。那么如果这次他要再任命成功,从法院法官当中这样征派一名。但据说也会是一个女性,那么就会使得最高法院当中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力量进一步失衡了。那么特朗普总统,之所以要这么做,我觉得他还是为了选举的考虑。”


“特朗普总统当前的选情是比较微妙的,无论是从全国的民调看,还是在所谓的战场州和摇摆州的民调看。特朗普本人的选情,都要明显落后于拜登。当然说共和党的代表大会正式提名之后呢,他在摇摆州的这样一个差距有所缩短。但是总的来看这个选情还是要弱于拜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的总统候选人,应该说他是很会选举。他懂得如何利用新的大法官的任命,来跟他的基本的选民来说话。”


首先,特朗普通过新的法官的任命,实际上是想巩固他的基本盘。


第二个,在民调当中显示,拜登的民意支持率,选民相对来说比较稳定啊,超过50%。那么特朗普应该说是40%左右,那么还有10%的人了,实际上是没有做出决定,至少现在后表明立场。很多人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方面也是偏保守的。特朗普也是想通过新的大法官的任命来激发这部分人对他的支持。这点应该说是他的第二个考虑。


第三个方面,我们看到他能否通过协商,在党内一定的小小的分歧。我们大法官的任命,按照美国的宪政体制是这么安排的:大法官的人选由总统亲自提名,提名之后,由美国国会当中的参议院来审批。那么当前呢这种权利的格局,对共和党对特朗普来任命大法官是非常有利的。这个共和党的总统,保守的总统,加上由保守的共和党所控制的参议院,现在可以说,是他们通过这个大法官任命的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时机。我觉得民主党的国会议员表现反对的声音是非常激烈,包括拜登本人也是强烈的反对。那么实际上我们看美国的民调当中,有60%的人认为当下呢不宜在选举之前任命新法官。总体的民意是这个样子的。但是特朗普呢,还是逆民而动,想任命这个法官。而且想尽快地任命。


当然还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表示反对,主要是来自于本州的一些选民,选情,还有舆论的影响。我想这两个人大概也是要参加今年的选举。我们知道,实际上每次,这个选举实际上每两年选举,参议院当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要改选的。那么这两位参议院直接表示反对大选之前任命大法官。



当地时间9月26日,特朗普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受保守派青睐的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替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该消息一出,再度掀起美国两党的争议:民主党人批判此举将对《平价医疗法案》构成的威胁;而共和党人则紧锣密鼓地在参议院推进大法官提名确认的程序。


据美联社早前报道,现年48岁的艾米·科尼·巴雷特(Coney Barrett)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被视为是最高法院大法官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2018年,时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退休时,巴雷特已在替补人选名单中。巴雷特是一名反对堕胎的保守派,长期以来一直深受保守派的青睐。


在民主党人对提名的大法官人选猛烈抨击的同时,共和党人正“快马加鞭”在参议院推进大法官人选的确认程序。据报道,距离11月3日的大选还有不到40天,参议院的共和党人正在加速推进确认大法官提名,期待在大选前确认巴雷特出任大法官的提名。


《国会山报》援引消息人士信息称,确认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程序将于10月12日开始,并由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为期四天的听证会。分析称,共和党人加快提名确认步伐的目的在于其希望大选前就确认大法官人选,这也是有史以来距离大选时间最近的一次确认大法官提名的情况。


由于巴雷特天主教徒身份,作为7个孩子的母亲,她一直是社会保守派青睐的对象。民主党人认为,基于巴雷特的司法理念和过去的著作,她的当选将会进一步巩固法院内的保守派多数优势,并可能对包括医保和堕胎在内的诸多政策问题产生影响。但是特朗普的这一举动,无疑再掀美国两党的争议。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