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王文:美国会破产吗?王文 美国 美元 现代国际关系 金融

王文:美国会破产吗?

发布时间:2020-10-13作者: 王文 

我与同事贾晋京、崔一喆在著名学术期刊《现代国际关系》新一期上刚发表的一篇题为《美国“财务僵尸化”及其演化趋势》论文,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美国现在正出现了“财务僵尸化”的现象。  

作者王文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英文版刊于10月13日《环球时报》英文版“Wang Wen on Changing World”专栏。




我与同事贾晋京、崔一喆在著名学术期刊《现代国际关系》新一期上刚发表的一篇题为《美国“财务僵尸化”及其演化趋势》论文,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美国现在正出现了“财务僵尸化”的现象。


如果以审视公司的态度去看待美国的话,这家“公司”由于长期的治理混乱与债台高筑,正处在濒临破产的边缘。现在看来,美国的国家形象已几近破产,“去美元化”之势也已形成,只不过美国是一个主权国家,通过依赖其帝国体系得以支撑。


从经济治理的角度上来讲,美国政府体制与公司治理体制十分类似。在这个体制中,美国联邦政府相当于管理层,国会相当于董事会,美国总统则类似于四年轮选一次的CEO。此外,每一个美国公民都相当于持有“美国股权”的小股东,美国大选其实更类似于公司召开股东大会。


以公司财务的尺度来衡量,美国政府已经“资不抵债”了,财政上必须依靠贷款和赤字支持才能维持运作,在公司治理领域通常称之为“僵尸企业”,由此可以衍生出一个新概念,即“国家财务僵尸化”。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约翰·奎金最早提出“僵尸经济”的概念,是指当今绝大多数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正面临着从负担繁重的房贷到漫天如雪的信贷卡账单,从昂贵的奢侈品列表到吞噬健康的医疗费用单,巨大的个人财政压力如僵尸般呼啸而来的状况,进而使国家陷入“僵尸经济”的泥沼之中。


当国家财政政策无法支撑“僵尸经济”持续存在时,国家“财务僵尸化”的现象也就随之而来了。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财政与货币刺激政策支持经济复苏,美联储也迅速将基准利率重新下调至0%-0.25%的历史最低水平,同时开启无限量货币宽松政策,并购买了大量的各类债券。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迅速从近4万亿美元上升至7万亿美元,美国国家公共债务规模也从2019年底的23.2万亿美元,上升至2020年10月的26.8万亿美元,预计将在2021年初接近30万亿美元的规模。


短短半年的时间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就增加了2.89万亿美元,增幅接近70%,几乎追上2008年至2014年资产负债表增长额之和。糟糕的经济形势使美国逐渐陷入“赤字”死循环,其财政与货币政策正处于一种寅吃卯粮的被动局面。


虽然,美元货币供应量大增暂时缓解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危机,但也使本应清算的美国资产泡沫重新快速膨胀,长期来看这不过是在强行拖延时间,并且将导致美国金融市场泡沫化愈演愈烈,最终只能导致更为糟糕的结果。



根据德意志银行的数据显示,现在每五家美国上市公司中就有一家是“僵尸公司”,这个比例相较于2013年增长了近一倍,美联储持续的货币政策支持也不过是为了让本该破产的美国企业苟延残喘。


当前,美国81%的住宅业主在本轮疫情中都曾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个人财务压力。47%的被调查者表示,如果经济状况持续恶化,他们将不得不出售自己的住宅。此外,近期美国房屋贷款违约率已经达到了10%,超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峰值。大规模的个人与家庭破产很有可能将会出现,新一轮的次贷危机一触即发。


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20年的疫情冲击下,美国所谓的民主神话、国家神话、财富神话、社会神话与价值神话都在逐渐破灭。多年以来随着财政赤字不断扩张,美国债务规模快速积累,美国可以说是在向国家破产的方向上加速前进。


不能肯定地说,美国必然破产,但至少可以说,新冠疫情下美国急速坠入“财务僵尸化”深渊,是资本与技术关系发生以百年为周期衡量重大变化的集中表现,也使世界形势发展进入下一个百年级的“历史十字路口”。(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Twitter:RDCYIN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