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重阳网 【迎春论坛】卞永祖:“双循环”发展与货币发行体制的改革卞永祖 迎春论坛 中国经济
当前位置:首页 /

【迎春论坛】卞永祖:“双循环”发展与货币发行体制的改革

发布时间:2021-02-24作者: 卞永祖 

2021年2月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组织召开的“百年变局下的新征程”暨人大重阳迎春论坛2021在京圆满召开。此次论坛是春节前人大重阳公开活动的收官之战,30位覆盖到了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的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部分全职研究人员与过往同事的老中青人才团队集体亮相,并公开发布了《后疫情时代全球“蝶形”风险及防范》研究报告。此次论坛在小鹅通、百度、B站、微博、知乎、长安街知事等多个平台同步直播,近30万人次在线观看。  

演讲嘉宾卞永祖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原产业研究部主任,本文为独家首发。



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参加这次研讨会!


今天我讲的主题是“双循环”发展与货币发行体制的改革。刚才各位老师已经谈到了我国经济在2020年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但确实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初步核算了一下,去年中国GDP达到了101万亿人民币,核14.7万亿美元。去年的水平很可能会超过欧盟国家的GDP。根据最新的预测,欧盟27国的GDP大概下滑了6.4%,2019年欧盟27国的GDP是15.6万亿美元。根据这两个数据核算,2020年,欧盟GDP只有14.6万亿美元左右,比中国14.7万亿还要少一点或者说差不多。去年中国GDP很可能超过了欧盟,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节点或进步。


欧盟的人口大概只有中国人口的1/3,因此,中国人均GDP达到了欧盟人均GDP的1/3,这是非常大的进步。1992年时中国GDP占世界的1.68%,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现在中国GDP占全球GDP的比例超过了17%。如果把欧盟算一个整体,中国是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美国、欧盟和中国。从去年开始以后就变成了美国、中国和欧盟了,欧盟里面还有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发达国家。所以从世界的角度看,确实中国的经济地位已经极大提高了。结合以前的相关经验,中国各方面的形象有非常大的提高,尤其是中国的商品不再是一种价格低、质量差的代名词。举个例子,我的一位朋友在非洲做一个比较大的物流公司,过去他们都是进口欧洲产的卡车,但前几天他们非常急迫的从中国进口了中国重汽卡车,因为中国重汽的卡车质量和欧洲卡车质量已经不相上下了。前几天我在线听了达沃斯个别的会议,一些中国的发展模式、理念确实被很多国家认同了,特别是亚洲国家,也包括日本、韩国等等这样的发达国家。


中国经济规模极大的提升,是中国提出“双循环”发展战略的前提和基础,现在非常多的国家政策都在围绕这一政策做规划,比如前段时间商务部正式提出“优进优出”计划,同时也提出了很多补短板的计划,可以说我们国家的整个经济体系正在有条不紊的向新发展思路转变。


金融是经济体系重要的组成部分,金融如何适应“双循环”发展格局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当然,无论从规模还是质量来讲,中国的金融体系确实有着非常大的飞跃。但就金融在国际上的地位来说,应该是远远不能和中国的经济地位相称的。


比如,我们每次提短板的时,一版都是讲中国科技短板,或者是产业链和供应链中的短板,但我个人认为就整个金融体系来说,金融其实是我国经济体系中的一个非常大的短板。刚才有老师已经提到了,大家预测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与中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不会改变,甚至会加强,也就是改变了过去以合作为主的经济合作模式。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提到的是和美国的贸易竞争、科技竞争或人才竞争,其实在很多方面中国并不是很弱。比如中国有很多科技企业,像华为等科技企业已经具备了全球竞争力,包括去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也是大幅增长,超过了中国对外贸易的平均水平。即使在科技领域,我们也在迎头赶上。


但是,中国最担心的还是金融领域,中美间的金融对抗可能是更难以把控和掌握的。美国去年开始限制投资者对中国企业进行投资,这个规定一出台就看到很多指数,包括MASI、包括罗素指数等外资都开始剔除了中国的相关股票。这确实对中国造成了一些影响。即使从国内看,最近金融领域出现的问题也非常多。


刚才有老师也提到了我国的货币政策,很多人包括学者,对美联储货币政策很有微词,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中国作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国,在考虑自己的货币政策方面,在货币发行机制方面的问题应该进行更多更深入的思考。


在当前货币发行机制之下,中国经济面临一个新的不可能三角:经济增长、货币价格稳定和汇率稳定。这三者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可同时兼顾。这些年,中国在很大层面主要是维持了经济增长和汇率稳定,这带来一个最主要的后果就是导致了资产价格的大幅增长,主要表现为房地产价格的增长。


最近,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包括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都反复提到,房地产是中国最大的“灰犀牛”,意思是房价大幅波动会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影响,或者是非常强的金融风险,大涨不行,大跌也不行。某种程度上,房地产已经成为我国经济体系里的一个“怪物”。我们一直说让市场发挥基础性作用,在房地产领域这一点并没有得到很明显的体现。其实,这与我国货币发行机制有很大关系,我国需要对货币发行机制进行改革和创新。总体来说,货币发行机制的改革关系到经济发展和金融领域的安全。


当然在金融领域有很多短板需要弥补,包括基础设施、法律法规、甚至是人才培养等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是金融领域理念创新,我们不能全面照搬华尔街的理念和做法。前段时间,吴晓求校长给研究生上第一堂课时提出了一个说法,他说对学术权威不认同,希望是多种声音一起探讨和交流。我国的金融确实需要开放,不仅是对内开放,还有对外开放,尤其是对对国内企业和普通大众开放,需要和更多的普通大众和企业思考如何支持中国经济和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中国金融领域所面临的非常大的问题,其中也涉及到一些根源性的问题,就是货币发行机制改革。


以上是我讲的主要内容。我祝愿人大重阳在学术研究和国家建言献策方面,能够更上一层楼,谢谢大家!


(欢迎关注人大重阳新浪微博:@人大重阳 ;微信公众号:rdcy2013)